住家設計

關於部落格
中古屋裝潢
  • 10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私家車簽個協議能變出租車?

漫畫/陳彬通過“易到用車”軟件叫來的車實際是私家車   近幾個月來,一種新興打車軟件在北京市民的生活中活躍了起來。不同於滴滴和快的等專門的出租車打車軟件,此類打車軟件提供多種包括奧迪、奔馳等在內的豪華車型的約租車服務,並且配有司機。有約租車司機告訴北京青年報記者,他是用自己的私家車與公司簽合同,車輛並無道路運輸經營許可證。根據相關規定,私家車獲得經營許可後才可進行道路運輸經營。   沒有相應許可如何營運?據瞭解,目前這類私家車加盟多採取“四方協議”形式,打車平臺先將私家車掛靠在租賃公司名下,再通過一家勞務派遣公司聘用車主,從而簽訂一份由軟件平臺、汽車租賃公司、勞務派遣公司、司機共同簽訂的“四方協議”。在此種情況下,打車平臺提供的是汽車租賃及司機招募兩種服務,顧客先租車,之後再招募司機,只不過司機正好是汽車的車主,這樣就繞開了汽車租賃不得配備駕駛人員的管理規定,進而規避風險。   現象   私家車用軟件攬客 合法性遭乘客質疑   近一段時間來,在一些社交網站上,網友們頻頻分享使用某私家車約租軟件的經歷。不同於出租車打車軟件,通過這類軟件,可以約租到奧迪、奔馳、寶馬等不同型號的豪華車型。   北京青年報記者下載了一款使用人數較多的約租車軟件“易到用車”。通過該軟件,可以使用“接送機”、“日租”和“隨叫隨到”等業務。   易到用車提供的車型中,經濟型檔次的車價格多在10萬上下,而奢華型的車價格則提升到100萬左右。在“車型價格明細”中,提供約租服務的車型被分為7個檔次,最便宜的一類價格是10元起步,而豪華和奢華兩個檔次的車型,價格為25元至50元起步。   使用約租車需要預付費,而付費方式有兩種,一種是綁定個人信用卡,另一種是使用支付寶給軟件的個人賬戶充值,每次充值額最低100元。乘車過程中,司機將實際的乘坐里程上報後臺,後臺據此信息從乘客賬戶扣除費用。另據該軟件官網顯示,乘客在每次乘車時需保證賬戶餘額大於所選車輛和服務的最低消費額,才能成功下單。   “咱們一般的乘客都是白領上班階層,他們有這種消費能力。”易到用車司機王師傅介紹說,約租車短程的收費跟出租車差不多,也就多個十來塊錢。   在網上,使用過該類約租車軟件的用戶就表示,在一些出租車用車高峰時段,私家車約租軟件叫車的成功率更高。但也有網友對此種約租車的經營方式提出了質疑。“通過軟件叫來的是私家車,還有司機,這聽起來很像是給‘黑車’提供了一個約車平臺,這種方式合法嗎?”一位騰訊微博網友說。   發現   私家車司機帶車簽約 自稱無經營許可證   “我們平時也有自己的工作,有空兒就把自己家的車開出來接幾個單子,挺輕鬆的。”家住朝陽區的王師傅自稱只是一名兼職司機,通過“易到用車”這款軟件,他在空閑時會開車出來載客。   王師傅表示,他是經朋友介紹加入該公司的,參加了“易到用車”軟件公司的入職培訓後,他與該公司簽訂了合同。   “都是自己家的車,所以比較乾凈舒服,而且乘客對咱們放心,我們的身份證、行駛本信息都跟公司有備案的。”據王師傅介紹,該公司有很多像他這樣的兼職司機。   王師傅所開的車屬於經濟型用車,正常情況下每天接三四個單子。除去合同中規定每單費用8%上交給租賃公司,10%上交給易到用車,他月收入大概2000塊錢。   與王師傅這樣的兼職司機不同,公司的全職司機幾乎所有的活兒都接。“遇到路程太長,覺得不太划算的單子基本都不接,這部分主要是全職司機來做。”在王師傅看來,為了維持軟件的正常使用,公司因此需要“養”一部分全職司機。   2010年9月,易到用車網上線。這家從最初只能在北京調動50多輛車的打車軟件公司,如今在全國已經可以調動50萬輛車。   據王師傅介紹,在易到用車裡面有部分車輛是像他這樣的私家車。對於私家車運營是否合法的問題,王師傅也心存疑慮,為了保險起見,他平常儘量選擇不去火車站這種地方,“免得惹來不必要的麻煩”。   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運輸條例(2012年修正本)》第十條規定,“客運經營者應當持道路運輸經營許可證依法向工商行政管理機關辦理有關登記手續”。   王師傅表示,他的車並無道路運輸經營許可證。在與約租車軟件所屬公司簽約時,王師傅並未跟汽車租賃公司見過面。   調查   人與車分開簽約 繞開租車不配司機規定   在為打車軟件平臺提供服務前,像王師傅這樣的私家車車主都需要將車掛靠在汽車租賃公司名下。此前,北青報記者曾致電易到用車網投訴電話,詢問關於“私家車運營”問題。工作人員稱,通過培訓後,公司都會把車輛掛靠在一些汽車租賃公司。   據瞭解,目前這類私家車加盟多採取“四方協議”形式,打車平臺先將私家車掛靠在租賃公司名下,再通過一家勞務派遣公司聘用車主,從而簽訂一份由軟件平臺、汽車租賃公司、勞務派遣公司、司機共同簽訂的“四方協議”。   在“易到用車”軟件界面,經由該軟件所屬公司備案的司機信息能夠被查看。司機公開的信息中,司機和車輛分別屬於不同的公司。   北青報記者搜集了7家車輛所屬公司的信息,這7家公司均與易到用車網合作,屬於汽車租賃公司。在招聘網上,這些公司也正在以易到用車網的名義發佈招聘帶車司機的信息。而這些公司的工作人員均稱,私家車可以加入租賃公司,公司會配給司機易到用車的軟件,通過軟件平臺接單拉活兒。   按照這些汽車租賃公司的說法,司機在入職之前需要接受時長為一到兩個小時的上崗培訓。培訓通過後,司機將與勞務派遣公司、汽車租賃公司、易到用車共同簽署一份協議。司機可以選擇應聘兼職或者全職司機,報酬依照多勞多得原則支付。   “司機跟乘客和易到之間並沒有現金交易,而且司機的車都是跟租賃公司掛靠,租賃公司都是在交管局備案的。”北京尚易行汽車服務有限公司田姓工作人員表示,儘管私家車是“非運營”車輛性質,但通過掛靠在汽車租賃公司旗下,並不會出問題。   “其實就是我通過這個軟件租了一輛車,這個軟件又幫我找了一個司機,而司機剛好就是這輛車的車主。”乘客朱先生認為,易到用車其實是用了把車主和私家車分解又重組的方法,繞開了汽車租賃不得配備駕駛人員的管理規定,以此來規避風險。   說法   易到:不確定車輛全部有資質   易到用車的工作人員胡先生稱,公司目前參加營運的車輛全部來自租賃公司,而司機則來自勞務公司。他表示,易到用車實際上與租賃公司、勞務公司和用戶簽訂了四方協議,而其公司不會與作為個人的私家車主直接簽訂合同使用其車輛進行運營。   “實際過程中,我們也不能確定租賃公司的車輛全部有資質,不排除由於限號或者其他問題而使用替代車輛。如果有用戶投訴車輛的資質問題,易到會多方核實,如果屬實,需要從租賃公司上找源頭,甚至與租賃公司終止合作。”胡先生說。   據胡先生介紹,其實租賃公司擁有的有資質車輛遠遠不能滿足龐大的用戶需求和市場,他也希望交通部門開放更多的資源和提供更多的運營牌照。目前,《北京市汽車租賃管理辦法》將汽車租賃行業納入全市交通緩堵治理中一併考慮,對私人小汽車進行限制的同時,加強租賃汽車管理,調控租賃車輛數量。“其實順風車就是開放了私家車營運,但實施上缺少更多的細節和指導,如果順風車發展好了,用戶叫車也就更方便了。”   文/本報記者 劉珜   解讀   私家車“租賃攬客”已有被罰案例   “車輛運營必須要取得相關部門認證的道路運輸經營許可證。”北京市交通委員會運輸管理局朝陽分處的工作人員告訴北青報記者,對於“非運營”性質的私家車,如果取得了該證,也可以進行道路運輸。此外,道路運輸車輛應當隨車攜帶車輛營運證,不得轉讓、出租。   《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運輸條例》中對道路運輸經營範圍進行了規定,該條例稱,道路運輸經營包括道路旅客運輸經營和道路貨物運輸經營。此外,道路運輸相關業務包括站(場)經營、機動車維修經營、機動車駕駛員培訓也屬於道路運輸經營範圍。   “經營者應當持道路運輸經營許可證依法向工商行政管理機關辦理有關登記手續。”北青報記者從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朝陽分局瞭解到,企業或者個人的車輛在從事運輸之前,需從交管局辦理道路運輸經營許可證,工商局會在已經認證的道路運輸經營許可證的基礎上給車輛劃營運範圍。“但是私家車的經營範圍是沒有類似於出租車運營、載客範圍的。”該工商部門的工作人員強調。   市交通執法總隊副總隊長梁建偉介紹,從執法處罰角度上來看,不管使用什麼渠道,只要涉嫌組織、從事出租車運營的即是非法營運。而私家車是不允許掛靠在租賃公司上進行營運的,事實上,北京今年已經處罰了十幾起掛靠在租賃公司上運營的私家車。   根據自2012年5月1日起施行的《北京市汽車租賃管理辦法》,汽車租賃是指經營者在約定時間內將汽車交付承租人使用,收取租賃費用,不配備駕駛人員的經營活動。其中明確指出營運的車輛應該歸汽車租賃營運者所有,且需要滿足較私家車更加複雜的安全技術規範。   日前,在接受媒體採訪時,中國互聯網協會信用評價中心法律顧問趙占領認為,這種私家車加盟模式的確會存在法律風險。據趙占領稱,汽車租賃公司的服務範圍應該只是提供租車,而不應該提供駕駛服務。趙占領認為,我國法律規定,租車公司自有車輛應該向有關部門備案,原則上應有自主產權;而私家車產權顯然不歸租車公司,從這個角度上看,這種行為已經違反了我國相關法律規定,但責任屬於租車公司。   “我們不能被這些軟件怎麼付費等迷惑,其本質就是私家車運營問題,在我國私家車不能營運,除非依法取得經營許可證和營業執照。”北師大亞太網絡法律研究中心主任劉德良教授說。   本版文/(除署名外)本報記者 羅京運   實習記者 潘岩岩 郭瑾 謝義姝 王維   攝影/本報記者 羅京運 線索提供/楊先生  (原標題:私家車簽個協議能變出租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